首页
>> 捐赠使用 >> 捐赠人故事

捐赠人故事

蔡海燕女士及众弟子心中的方立老师
发布日期:2015-09-14浏览次数:字号:[ ]

  

 

序言:2015年7月13日,北京语言大学方立教育基金成立及捐赠仪式在综合楼909室顺利举行。作为北京语言大学教育基金会设立的名师基金系列的首个个人教育基金,在全校范围内产生了强烈的反响。作为该基金的主要捐赠人——已故方立教授的妻子蔡海燕女士,非常感谢学校和基金会能够提供这样平台,协力整理方立教授的相关学术著作,奖励优秀的学生和老师,并希望通过该基金,实现自己的夙愿,延续方立老师的愿望,继续为北语教育事业做出一些贡献。

 

方立老师,有人在远方怀念您

  摘自网友:明广的博客
  您有些木讷,不善言谈,但站在讲台上,您会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您不屑权术,不善交际,但您的朋友,无论国内国外,无论布衣还是高官,都是那么真诚,如您般那么淡定。您简单,甚至有些迂腐,但从中透出的是当下难得见到的真和善。方立老师,有人在远方怀念您

 

北京语言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办公室 沙老师

  方心从教德如山,
  立学北语育参天。
  千桃万李垂清泪,
  古韵今叹悼君眠。

 

方立老师的学生-王欣-我所了解的师父

  “师父在教学中倾注了极大的热情,给我们这一届先后开设过数理语言学、逻辑语义学、逻辑语义学前沿课题、形式语用学、句法论证、HPSG、最小方案、范畴语法等课程,使我们在较短的时间里掌握了理论语言学的研究动态,并找到了自己的研究方向。毫不夸张地说,方老师是把我们几个学生扛在肩头,托举进理论语言学的殿堂的。我们每有一点进步,总能得到先生热情地肯定,每有疑问,先生无论多忙都必一一耐心解答,从不吝惜自己的时间。”

 

史宝辉-我和方师

  老师知道我比较喜欢语音方面的东西,其实这也是90年我和刘润清老师专门讨论过一次,考虑到我在英国读研时学过的东西,也分析了当时国内外语界的形势,刘师建议我还是在语音方面发展,因为当时外语界研究语音的人很少(现在也是),比较容易受到大家的重视。方师后来就叫我给他的学生讲语音学和音系学。1999年方师开始招博士,2001年下决心考博,形势逼迫没有办法,不读不行。考上后,方师并未强迫我跟他钻研语义学,而是任由我自己发展,做音系方面的研究。

 

校史钩沉----崔希亮校长缅怀方立教授

  “方立教授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在数理语言学的研究方面成绩斐然。1987年,我从北京大学来到北语,曾有机会跟方立教授密切接触,他曾送我他的大作。那时候我在系里负责研究生的教学工作,发现我们的研究生跟方立教授关系很密切,那是因为方立教授对学生特别好。很多学生都很愿意和他讨论问题。真正跟方立教授来往密切是八十年代末,方老师开始带博士生,指导小组一共有三个人,我是其中之一,方老师希望他的学生不仅在西方语言学理论方面要打好基础,他还希望他的弟子们能够熟悉汉语研究并结合汉语进行选题。所以我跟方老师一起参加过学生的面试,方老师的学生也来听我的课。从他的学生那里,我了解到方老师是一个纯粹的学者,他一生以做学问为乐,真正保持了书生本色,不急功近利、不哗众取宠,默默耕耘不问收获。每有著作问世,他都会谦虚的送给自己的同事和学生,虽然很多人觉得他的著作像天书一样难懂,但是仔细研读你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学者。由于工作的关系,再后来的日子里跟方立教授有了更多的接触,我做了学术委员会主席之后,赵金铭教授和方立教授是学术委员会的副主席,在学术委员会各种各样的会议上,我都能感到方立教授提携青年人的热忱。他总是热心的推荐年轻的学者,希望他们尽快地成长。他的心里有一个梦想:他希望在北语建立起一支形式语言学的团队,为此他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培养学生,把优秀的毕业生留在自己身边。直到他去世的前两天,他还在为自己学生答辩的事操心。这个世界纷纷扰扰,各种各样的恩恩怨怨纠结不清,而方立教授在一个单位工作了一辈子,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发生个人的恩怨,这真是一个奇迹。那是因为他从来都为别人着想,从来也没有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心上。在他从外国语学院院长的岗位上退下来之后,他终于有了比较自由的时间可以全心全意的沉浸于学术研究。但是当外国语学院需要他重新出来代理院长职务的时候,他二话不说重新担起了这副重担。他的与人为善和公平公正获得了同事们的尊敬。
  方立教授是一位非常勤奋的学者,这一点给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办公室总是烟雾缭绕,为了能够凝神,专注地研究问题,他几乎一支接一支的吸烟,也许就是这些香烟损害了他的健康。我因为香烟过敏,所以对吸烟者总是敬而远之,因此方立教授的办公室我只去过一次,但是却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方立教授和几位资深教授退休的时候,学校领导专门为他们举行了一个特别的仪式,开了一个座谈会。在那个座谈会上,方立教授曾经非常感慨地说:“我感谢学校为我所做的一切,让我有机会做我喜欢做的,我没有遗憾。”在他的心里只有感激。那天晚上,我曾和方立教授做过一次长谈,谈学术,谈人生,谈生老病死,方老师告诉我他已经戒了烟,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咳嗽,后背痛,感觉身体状况不佳,我建议他去做一次体检。没想到他很快就确诊得了癌症!我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很羸弱,但是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对自己的治疗方案充满信心。方立老师的夫人蔡老师每天陪伴在他身边,在病人面前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但是当她送我们离开的时候却忍不住哽咽,说起老伴的病情潸然泪下。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冰岛火山爆发,中断了欧洲和世界各地的所有航路,代表团二十多名成员都被困在马德里,原计划十八号参加方立老师的遗体告别,没想到天不遂人愿,连最后送方老师一程的机会也没有。十七号的早晨,我给蔡老师打了一个越洋电话,听到蔡老师在电话中哭了,我想好的几句安慰的话再也说不出来,悲痛让我泪流满面。我只希望活着的人能够好好活着。斯人已去,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方立教授是我的师长、同事,也是我心目中的谦谦君子。储诚志从美国写信来,想让我转达对方立先生的悼念。毕业那么多年了,学生们都没有忘记他。方立教授和他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